ñ.. 晶華酒店今年沒有請米其林星星主廚來客座,不過卻請了一位在澳洲極負盛名的三帽主廚來客座,九月底先款待VIP,十月開始開放給我們升斗小民嚐鮮。有關這位三帽主廚Mark Best,在澳洲還真的是赫赫有名,大家可以看看晶華酒店的公關稿:http://www.grandformosa.com.tw/CH/News/Newsletter/200909/MarkBest_c.html

10/1~10/3晚餐號稱由Mark Best本人親自督軍,推出"饕客套餐",連餐帶酒索價台幣8800元(已含一成服務費),非常高檔;我上網查了Mark Best在澳洲的餐廳,晶華當晚的這套"饕客套餐"菜色內容、份量約與Mark Best在澳洲的餐廳的饕客套餐"差不多,而京華這餐扣掉酒錢之後大約是一個人7500台幣,澳洲餐廳不含酒則是145澳幣,算起來台北晶華名廚宴"只"比澳洲的饕客套餐貴50%"而已",再加上Mark Best的顯赫履歷,
所以事前看起來應該還值得一吃,於是我就揪了一個飯糰,一共九個人,包了一個包廂,10/2晚上去嚐鮮。

當晚到達之後,先在旁邊的Lounge喝點白酒,然後所有客人陸續就座,而當晚客人很多,目視約有40~50人,我想這對主廚Mark Best而言應該是項重大挑戰。不過弔詭的是,面對這麼多花大錢來捧場的客人,主廚Mark Best並沒有在廚房努力備戰,而是在餐廳門口他的巨幅人像立牌前跟客人一起照相,大概從出第一道菜前的半個多小時,主廚都在廚房之外拍照,這個時候我就覺得不太對勁了,而等到開始出菜後,就越來越糟糕,簡直就是一個"遜"字。

1. 先上了二頭尖尖的麵包,原本吃起來還不錯,但每人一個尖麵包吃完之後,居然在上來的麵包是那種不及格的軟軟台式法國麵包、抹了大蒜奶油醬再烤過的那種,也就是你去一餐幾百元的台式牛排店會吃到的那種大蒜麵包,廉價且不搭調。

2. 此時跟侍者要求換上先前吃的好吃很多的尖尖麵包,侍者居然面有難色的回答:我不確定是不是還有這種麵包......拜託ㄝ,大家花七八千台幣來吃一餐飯,晶華居然想拿台式大蒜吐司來應付,正常麵包居然沒有準備足夠的量,侍者的應對也很有問題,餐廳經禮要打五十大板,Mark Best以自己的名字號召招客人,也居然沒有視察細節,也該挨板子。

3. 接著第一道前菜開始吃,然後第二道冷前菜,然後第三道冷前菜,但見廚房飛快的端出一道道食物,所以很快的同一桌的進度就開始產生了時間差。這完全不像有經驗的餐廳會幹的事情,更不可能出現在一餐索價七八千台幣的場合,不過他真的就是發生了!

4. 超過七點半才開始上第一道前菜,吃的是每人超過美金200元的"饕客套餐"(一般稱為tasting menu或degustation menu),而且每桌都含葡萄酒,結果不到三小時,全部餐廳四、五十位客人都吃完走人,大家想一想,這是怎麼一回事?我很好奇,不知道Mark Best事後是怎麼想的?(我假設他是位qualified的大主廚,所以他應該會看見並有所想法)

5. 在進入餐廳就座之後,侍者才告訴大家,原本菜單上的"小牛犢胸腺",因為主廚Mark Best來台北之後發現食材品質不佳,所以換成鴨肝。我聽了不禁懷疑,Mark Best以自己名號只做三天的昂貴"饕客套餐",難道自己事先沒有準備食材嗎?因為小牛犢胸腺本來台灣就不產,都是進口的,而且還大多來自Mark Best的地盤---紐澳,理論上以Mark Best的名聲,不太可能不先審視準備食材,因此晶華的回答一聽就知是P,看來一定是出來難以啟齒的錯誤,才會出現這種怪事。

6. 牛胸腺換成鴨肝也就罷了,鴨肝上桌後,居然沒有去筋,當場令我一把無名火起!哪裡有這種水準的品管?這是晶華?這真的是Mark Best督導的嗎?

7. 前菜的第一道有機蛋是溫的,接著連上二道冷盤杏仁凍藍泳蟹與紅鱒魚,一個是冰的蟹、一個是生的魚,而且份量都不是一口,還蠻大盤的,有人這樣安排菜色順序的嗎?不太妥當吧?

越講越氣,不講也罷!

請注意,以上的幾點除了最後一點勉強跟個人口味有一點關係外,其他的缺點都只是餐飲界的"生活與倫理",跟個人口味喜好完全無關,因為若要講到個人口味,那我就還要再刮他一頓了!



ñ.. 上圖就是Mark Best在澳洲餐廳的"饕客套餐",菜色跟晶華的八千宴很像,不過不含酒只要澳幣145元。



ñ.. 這是第一次上的麵包,還不錯吃,不過居然一人一個,吃完後就改發"台式大蒜醬吐司唬爛麵包"。



ñ.. 冷熱有雞蛋,這個還不賴。



ñ.. 用麵包棍和著吃,可以嘗到不同層次與滋味。



ñ.. 杏仁凍、藍泳蟹、西班牙冷湯、玉米布丁、魚子醬。好長的名字阿。



ñ.. 風味很特別。



ñ.. 外層式蒔蘿檸檬凍,裡面是塔斯馬尼亞鱒魚。



ñ.. 這道的紅鱒魚還不錯吃,不過完全沒有cook,不像是法國菜。



ñ.. 全生的鱒魚,很像吃日本料理。



ñ.. 這道蒸西澳牡丹蝦,依我個人口味而言是個大敗筆。



ñ.. 裡面的牡丹蝦幾乎是全生的,外頭淋了一坨奶油味白醬,有點噁。

蝦當然可以吃生的,但有人生蝦在配白醬的嗎?



ñ.. 本來是小牛犢胸腺,因為晶華發生不可告人之事,所以換成了鴨肝。



ñ.. 這個鴨肝其實還不難吃,但是一切下去發現沒有去筋,在那裡藕斷絲連糾纏不清,頓時大倒胃口。



ñ.. Argue了半天,終於又弄來的一些正常的麵包,不過是限量供應ㄡ......這個講給老外聽不知道會不會變成台灣奇蹟?吃一餐超過200美元的degustation menu,居然麵包限量供應!



ñ.. 豬頰肉與牡蠣。



ñ.. 這個對我而言也是莫名奇妙的大敗筆。侍者說明時強調豬頰肉搭配牡蠣,可以去除牡蠣的腥味,姑且不論是否真有此效果,我唯一的問題就是:為何要給客人吃有腥味的牡蠣、再去搞一塊肉來去腥?

好的牡蠣鮮甜無比,何需去腥?




ñ.. 給需要去腥的牡蠣來個特寫吧。



ñ.. 澳洲和牛,這個口味正常。



ñ.. 肉質有一點粗,口感無法跟日本和牛相比。



ñ.. 波爾多索甸甜酒布丁。



ñ.. 羊奶棉花糖、白巧克力加納許,這個甜點不錯吃。



ñ.. 隨便充數的糖果與巧克力,應該請晶華的廚師去長榮二樓的La Petit Cuisine見習一下。



ñ.. 才吃了三小時後,出來包廂一看,多數的客人已然鳥獸散,是怎樣?



ñ.. 最後得到一面菜單壓克力板,回去我會放在桌上,努力讓自己不要忘記今晚的事件。

.

Thomas525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