鐵板燒的起源,據傳是來自15~16世紀的西班牙人,當時西班牙為海洋霸權國家,遠洋航運事業十分興盛,而船上的水手們把現釣的海鮮因地置宜,就放在船上燒熱的鐵板上烹調享用,是為今日鐵板燒的起源。

之後這種吃法隨著西班牙商船飄洋過海到了美國,而到了約一百年前,一位日裔美國人將這種鐵板烹調法引進了日本,並經由日本人的大幅改良,製做出能夠產生高溫並區塊性均勻加熱的鐵板,又融入了西餐的醬汁食材作法,並加入了類似壽司店卡布里檯「客人與廚師互動」的概念,因此誕生了現在大家所看到的日式鐵板燒;眾食客圍坐在鐵板周圈,在享用美食的同時,也欣賞著料裡師傅舞刀弄鏟,味覺之外也兼具視覺與聽覺效果。

台北歷史最早的日式鐵板燒,應該是現址位於大台北瓦斯地下一樓的《新濱鐵板燒》,今年已經是第38年了;我還依稀記得,小時候家父每次出國洽公,回來的時候都會一併把飛機上的英文讀物帶回家給我,當時還在唸小學的我當然看不懂英文的文章,不過裡面的廣告頁有些是半英半中的,我仍記得就有《新濱鐵板燒》的廣告,廣告圖片是好幾位頭戴白色廚師高帽的大廚們,站在鐵板周圍的大合照,這也是我對日式鐵板燒的啟蒙印象。

本文所要寫的這家《尚林鐵板燒》(原名上林),老闆廖壽棧(右圖)正是《新濱鐵板燒》的第一代廚師,後來自立門戶,開了《上林鐵板燒》,生意極好,之後因九一一地震把餐廳震成危樓,必須拆除重建,因此餐廳經過短暫的歇業後,從敦化南路、安和路口搬到民生東路的現址,並改名為《尚林鐵板燒》。

喬遷後的《尚林鐵板燒》地點正是以前的Banker's Club,新開張時冠蓋雲集,餐廳雖大但每一鐵板檯前都是滿滿的人,雖然價格不斐(我記得單點一塊松阪牛排就要八千多元---是單點不是套餐ㄡ),但食客還是絡繹不絕。多年前我遇到宴請重要人物(例如年輕時的我家歡婆)的場合,也都會去這家餐敘,去吃三分熟牛排的次數多了,也與廖老闆有了三分熟的交情;雖然店裡有好幾個師傅,但通常我去的時候廖老闆都會親自來掌鏟,有時還會煎一些他新近發明的東西給我吃,並告訴我一些吃高級鐵板燒的知識。

廖老闆跟他夫人(負責外場)早年結識相戀於《新濱鐵板燒》,二人自立創業後在鐵板燒界共同打拼了三十幾年,幾乎這一輩子都在搞鐵板燒,算是前輩級的人物;廖壽棧老闆年輕時不僅廚藝精湛,而且非常用心,他是臺灣鐵板燒餐廳第一個進口松阪牛的人,也率先在鐵板燒套餐中加入自家製作的精緻甜點;當時吃過松阪牛的人幾乎有口皆碑,私下也給廖壽棧老闆取了個諧音綽號叫「夭壽讚」,表示他的牛排實在美味至極。

所謂松阪牛,其實是一種產自日本三重縣松阪市的黑毛和牛,此牛從出生到屠宰都納入嚴格的控管,不僅生活環境需乾淨清潔,且只飼以豆餅、大麥、啤酒,還定時需要散步、按摩。如此費心飼育出來的松阪牛,可謂是最頂級的夢幻牛肉,霜絲般的油花細膩油潤,入口即化,同時會散發出令人回味不已的鮮甜和肉香;不過松阪牛的成本極高,價格比美國最頂級的USDA Prime牛肉還要貴上好幾倍,因此這麼奢侈的肉,一定得品嚐它的原汁原味,只要灑一點點鹽與胡椒調味即可,千萬不能淋上任何醬汁,以免破壞了它細緻的風味。

《尚林》這樣的鐵板燒店,價錢雖貴,卻可以吃到實實在在的好東西,俺雖然是升斗小民,偶爾還是會節衣縮食,跑來犒賞自己一下。這一天俺與俺老闆工作忙完,二人決定要吃頓好料放鬆一下,於是我建議來《尚林》補充膽固醇,儲備明天工作的力氣。



雖然已經約三年沒來了,一進們廖老闆與廖太太還是認出我來,於是又是廖老闆親自來為我們掌廚服務。先吃盤花生聊聊天。



現搾的柳丁汁。



鮭魚沙拉。



自製麵包。



南瓜湯。



廖老闆親手煎的海鱸魚。



魚新鮮、煎的火侯也好,很好吃。



煎明蝦。蝦子新鮮,肉質Q而甜。



原本應該是龍蝦,但尚林的南非龍蝦我已經吃太多次了,而且明蝦比龍蝦要好吃,所以我吃明蝦。



牛排。因為俺老闆不像我有口福,不能吃太油,所以今天點的是美國肋眼;以前我來通常是點松板或神戶的牛排。



牛肉配著拌了巴薩米克醋的生菜一起吃,別有風味。看來我是真的很久沒來了,以前牛肉一定是給你吃原味,不知何時變成這種吃法?



神戶牛肉捲。



裡面包的是用紅酒煎到軟爛的洋蔥。



煎磨菇,味道很好。



招待的煎牛筋。



水果與甜點。



好喝的烏龍茶。



名片如上。



地圖如上。
地址:台北市民生東路3段131號B1
電話:02-2547-1100
網址:http://www.thesunlit.com.tw/restaurant.htm



這次來吃其實有一點惆悵,因為偌大的餐廳非常冷清,根本沒幾個客人,而且可能是為了節省成本,以前吃甜點喝咖啡的Lounge已經不見了,更甭提以前有的駐唱歌手;廖老闆依舊熱心,不過餐廳的口味跟我幾年前常來時已經有點不一樣,價格好像也比記憶中便宜了一些,但整個用餐的FUU跟以前大不相同。

以前俺跟歡婆二個人吃一萬元,我當時覺得吃得物有所值,但今晚二個人才吃了五千元,我覺得沒有吃到什麼;看來,這波金融海嘯,可能很多原本的好餐廳都會被淹沒了.....
.

Thomas525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