ñ.. 俺是東京土包子,從來也不是哈日族,所以趁出差之便,下班後俺老闆帶我去六本木開開眼界。

講到六本木,連我這個哈日木頭人也都聽過Midtown的大名,2007年Midtown開幕後,日本的建築美學已躋身國際水準,不但日本人引以為傲,而且也吸引了大量的觀光客前來朝聖。

Midtown這塊地原本屬於日本防衛廳(就是我們說的國防部啦)的營區,地處東京都會中心的精華地段,但在政府與全民一致的共識下,由政府出地,把軍營遷走,並由民間的建築設計大師出力,一起打造了這個結合了時尚奢華、藝術美學、環保概念的創新地標;Midtown裡面有商場、餐廳、旅館、住宅、美術館等等,哈日族單單在這裡應該可以逛上好幾天。



ñ.. Midtown內的購物商場,每個入駐店家都須經過篩選。



ñ.. 一樓戶外中庭的白色鋼骨天棚。



ñ.. 室內商場的造型設計之一:由挑高三樓直下一樓的水線。晶瑩的水珠沿著細繩而下,美不勝收。



ñ.. 在Midtown裡逛了半天,肚子也餓了,由於臨時起意跑來,沒做功課,本想說在裡面隨意挑一家餐廳嚐鮮,但到了Midtown的資訊看板上,卻赫然看到了《濱田家》。原來這家著名的米其林三星餐廳(不過它可一點也不以此為榮),在Midtown也有分店,我也恰好無意之中撞見,我不禁想著:真是天意ㄚ!

俺老闆發現我眼中閃爍出戰鬥指數一千萬的光芒,當下問明了這家日本料理餐廳的原委後,也被我感染得興致勃勃,於是立刻按圖索驥前往朝聖。



ñ.. 老實說,圖上標示的清清楚楚,但還真不好找,原來是要從中庭的白色鋼骨天棚一隅,走進一扇通往天橋的電動玻璃門,再立刻右轉,方能到達《濱田家》。

話說我二人找了快半小時,終於找到《濱田家》走了進去,在玄關處有一名美麗女將接待,英文居然可通,令我更加興奮,她一聽說我們是從台灣專程前來,隨即請我們一人吃了一碗羹,這個羹ㄚ,吃得我差點要噴淚,因為這是我畢生之中,第三次吃到這種滋味的羹,第一次是2002年在法國北部史塔爾斯堡的鱷魚餐廳(當年是米其林二星餐廳),第二次是在台北的Tutto Bello。事隔多年再度吃到此羹,往事歷歷浮上心頭,怎不令我百感交集?

這個羹是用什麼材料做的?來猜一猜吧。

鴨肉羹?-----不對!
蟹肉羹?-----不對!
花枝羹?-----不對!
生魚羹?-----不對!
牛肉羹?-----還是不對!
........
......
.....
....
...
..
.

答案是.........






當然囉,莽莽撞撞沒定位就跑來,當然是客滿沒座位,餐廳只好請吃閉門羹。



ñ.. 名片如上。



ñ.. 各位來此要記得先訂位ㄚ。



ñ.. 結果我二人又返回Midtown內,隨便找了一家日本料理店《淡悅》填飽肚子。那家《淡悅》還算中上水準,不過出來後就看到這家西班牙餐廳,門口餐牌上都是依比利火腿,看得我只能流口水,唉~早知道應該來這家吃的。



ñ.. 接著走到約1000公尺遠的「六本目之丘」。這又是一個集合商場、影城、餐廳、住宅的建築美學區塊。



ñ.. 因為是「丘」,所以建物依地勢而建,高處出口與低處出口,都可以接到外面的馬路。



ñ.. 噴水啦。ㄍㄠ-ㄔㄠˊ能不能噴出,俺書讀得少沒研究,不過這個噴水池確定裡面的是液體,可以噴得很高。



ñ.. 旁邊二棟高聳大樓,規劃成Service Department,功能跟台北的傑士堡一樣,不過住在裡面的價格應該要貴很多。



ñ.. 夜晚在這裡走走,商店多已打烊,但仍然非常有FUU。



ñ.. 下面樓層的外面就是馬路,我所在的高樓層外面也是馬路。



ñ.. 美麗的街道。



ñ.. 遠處的東京鐵塔。

這次東京差旅,雖然與《濱田家》失之交臂,不過次日就去SAN PAU飽餐一頓,也是不無小補;《濱田家》就留給下一次的東京之旅吧。
.

.

Thomas525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