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2/6/21 玫瑰人生會外會(二)

當晚的第三瓶香檳是Taittinger 1989 Brut Blanc de Blancs Champagne “Comtes de Champagne”,此酒也入選”稀世珍釀—世界百大葡萄酒”一書之中,在美國一瓶要賣到US$150以上,也算得上是世界頂級香檳之一;不過此酒在台灣卻是出奇地便宜,我二三年前買過一些1988、1989年份的,每瓶約在NT$2000左右,只有美國價格的四成,在台灣喝頂級香檳真是何其有幸! 單單是這支Taittinger 1989 Comtes de Champagne,我就已喝過五、六次,或許因為是由100%的Chardonnay所釀製,沒有加入口味較重的Pinor Noir,此酒始終喝起來都感覺太過單薄,當晚喝來一如以往,酒質清淡細緻,比起前二支香檳顯得十分柔弱;雖然的確是支好喝的香檳,但比起其他相同價格的頂級香檳,這支酒始終顯得遜色一些;WS給它89分,英國Decanter雜誌給它三顆星的評價,都只是中上的的分數,或許就是它太過纖細的緣故吧。

接著喝的是當晚唯一的一支白酒--Chapoutier 1994 Ermitage de l’Oree,此酒是北隆河白酒的精典之作,Parker給它99分,並盛讚此酒具有類似Montrachet般的特質,WS雖不像Parker對此酒如此推崇,但也給了不錯的90分好評;事實上我個人對北隆河白酒向來即有好感,之前曾喝過1995年份的這款酒,印象就十分深刻,而這支由李小姐帶來的Chapoutier 1994 Ermitage de l’Oree,聞起來的香氣就非常高雅細緻,散發著香瓜、水梨、白花等等香味,入口滑潤,帶有甘油與礦石的口感,最初有一絲苦澀,但入喉後苦盡甘來,餘韻多層、複雜而綿長,這支酒我個人十分喜愛,它不是甜美豐滿型態的白酒,但卻非常地耐人尋味。

接著開始品嚐紅酒,首先上場的是黃教授帶來的澳洲佳釀Yarra Yering 1995 Dry Red No.2 。Yarra Yering是澳洲極有風格的一家小酒廠,以二款紅酒著稱,一個名為No.1,大部份由Cabernet釀製,走法國波爾多路線,另一個名為No.2,大部份由Shiraz釀製,走府國隆河酒路線,產量都不多,也算是相當稀有;我多年前曾受邀在酒客雜誌舉辦的一個紅酒比較品嚐會中喝過Yarra Yering 1995 Dry Red No.1,當時我個人就給予第一名的評價,今年初把家中僅剩的一瓶1995 No.1開來獨享,經過幾年的發展,酒質變得更加複雜優雅;因此我對不曾喝過的Yarra Yering 1995 Dry Red No.2期望甚高。當晚此酒表現果然不俗,在香氣、口感方面完全不同於一般澳洲Shiraz的鐵拳型態,而是顯現得非常細緻優雅;或許是因為加了5%的Viognier白葡萄,此酒喝起來非常地溫柔婉約、甜美迷人,甚至偏向勃根地頂級酒的風味,真的是支風格獨特的澳洲好酒。澳洲酒評專家James Halliday給予此酒90分的好評,我個人覺得分數值得再高一點。

下一支由小弟我提供的澳洲酒Peter Lehmann 1994 Shiraz Barossa Stonewell,就非常符合典型澳洲Shiraz的風格。這款酒是Peter Lehmann酒廠的旗艦,美國WS雜誌給予92分,澳洲酒評專家James Halliday給予93分,也算是所見略同。此酒完全迥異於前一支Shiraz,聞起來就是直接奔放的果香,黑梅子、蜜餞、黑胡椒等等果香泉湧而出,入口則是黑梅子、巧克力、黑漿果的甜美風味,果味豐富而飽滿,直接衝擊著味蕾,層次雖不夠複雜,但搭配烤牛肉與烤羊排真的是相得益彰。這支酒我也是第一次喝,感覺上各方面的表現都非常像Barossa Valley Estate 1996 E&E Black Pepper,算得上是澳洲風格Shiraz中的佼佼者之一了。

接下來的Paul Jaboulet Aine 1985 Cote-Rotie Les Jumelles,則是當晚最老的一支酒。PJA酒廠以La Chapelle這款酒聞名全球,幾乎各種版本的世界百大好酒都會把它選進來;不過PJA酒廠做的Cote-Rotie,口碑則遠遠不如他在Hermitage的成就,PJA的Cote-Rotie雖然價格並不便宜,最近幾個年份的酒一瓶都要價美金七十塊左右,但品質的評價始終只有中上水準! WS過去十五年來給PJA Cote-Rotie的評分,只有唯一一個年份的Cote-Rotie分數超過88分,也就是我們當晚喝的這支1985年份的酒,以如此高價的酒款而言,似乎有點奇怪;我以前喝過1995年份的PJA Cote-Rotie,當時一瓶也要臺幣一千多塊,但也只是中上水準而已,因此當晚看到這瓶酒時,心裡始終有些嘀咕;不過當此酒倒入杯中之後,頓時推翻了我對此酒的成見;此酒散發著成熟老酒特有的酒香,香氣非常甜美誘人,帶有大量乾果蜜餞的風味,香氣棉長而持久,複雜而迷人,果然不愧WS給它93分的好評;不過口感較薄弱,遠不如香氣的令人驚艷,但整體而言表現不差,精采的香氣足以彌補口感單薄的缺憾,至少這瓶酒比我印象中的PJA Cote-Rotie都要好得多。

緊接著上場的是壓軸酒Paul Jaboulet Aine 1990 Hermitage La Chapelle。PJA酒廠的La Chapelle原本就是公認的世界級頂級好酒,也入選”稀世珍釀—世界百大葡萄酒”一書之中,不過1990年份的La Chapelle更是號稱經典之作! 此酒WS給予97分,Parker則給予無懈可擊的100分,名酒評家Clive Coates也給予完美無瑕的評語,可說是眾所公認的好酒。我約半年前喝過一次,當時就已覺得此酒精采至極,當晚再次品嚐,酒質比起上一回較為封閉,但仍是超級迷人;其實這類滿分等級的好酒,也很難具體說明描述它為什麼這麼好,無論形容它的風味是果醬、蜜餞、胡椒或是松露,都不足以因為某一個項目給它100分;有許多評分可能在九十分左右的酒,形容起來也是果醬、蜜餞、胡椒以及松露風味,有些比它更多果醬味,有些比它更多蜜餞味,有些比它更多胡椒味,有些比它更多松露味,但都不足以得到100分的評價;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: 這支1990 La Chapelle除了果醬、蜜餞、胡椒以及松露風味以外,還有一種特別且難以形容的神秘香氣,而且把各種風味都整合得剛剛好;口感厚重,但又不致重到感覺有負擔,果味豐盈,但又不致多到令人甜膩;酸度、濃稠度、果味、辛香味等等減一分則太少,增一分則太多,深深地聞一聞酒香,再啜飲一口在齒間流轉,入喉之後再感受一下悠長多層的回甘,就會湧出一股介於感激與感動之間的感覺,這就是100分的1990 La Chapelle!!

原本到此已到了酒足飯飽的尾聲,在一片微醺氣氛之中,但見蔡會長忽的又掏出一瓶Vega Sicilia 1995 Valbuena 5.,再加上黃叫獸的附和,大夥也就趁亂把它給喝了。此酒其實也是赫赫有名的名酒,雖是Vega Sicilia的二軍酒,但價格並不便宜,以前星坊就曾進過這瓶Vega Sicilia 1995 Valbuena 5.,一瓶約賣三千餘元,而即使是以物美價廉為號召的交響樂,此酒一瓶也要NT$2730,而以此酒在美國一瓶美金85元的身價,在台灣的價格也並不算貴。我曾喝過1978、1989、1990、1991、1992、1993等年份的Valbuena 5.,都覺得只有普通水準,不過當晚的這杯1995年份的Valbuena 5.,倒是非常特別;此酒除了一般紅酒該有的味道之外,居然還有一股荔枝與梔子花的香味,有一點類似Gewurztraminer白葡萄的風味,紅酒有此味道,真的是極為少見;口感則非常紮實,果味豐富,餘韻也不差,WS給予此酒94分以及Highly Recommended的推薦,我覺得倒也非浪得虛名,不過如此昂貴的售價是否值得,那就要看個人的喜好而定了。

一頓吃喝下來,每個人都是心滿意足,並且彼此相約: 下週再相聚,共享黃油蟹!!

創作者介紹

Thomas Wine 葡萄酒漫談

Thomas525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