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晚於Joyce Café用餐,不過十分罕見的是居然沒有人帶香檳,因此聊天時喝的開胃酒是一瓶Kevin由土耳其帶回來的Chardonnay,老實說做得還不錯,風味很像智利做的Unwooded Chardonnay,不過與法國Chardonnay的水準還相差頗遠。

接著首先上場的Chevalier-Montrachet是Verget 1992與Domaine du Chateau de Beaune 1992,二瓶做比對品嚐;Verget酒廠是個年輕的新酒廠,喜歡用大量的新橡木桶釀酒,因此他的酒通常桶味十足,甚至有人諷刺他的酒是用百分之二百的全新木桶做的! Verget位於馬貢區,因此他做的Pouilly-Fuisse產量較多,也比較有名,近幾個年份的Pouilly-Fuisse都獲得Wine Spectator給予90分以上的好評,價格也不貴,在美國賣得極好;台灣亞瑟頓也有進口,價格也還算合理,值得一試。此外Verget做的Chablis更是受到美國酒評雜誌的青睞,屢獲高分肯定,近幾年來價格也是水漲船高;Parker的Wine Advocate歷年來只給過一支Chablis 100分,其他的共約二百款Chablis沒有一支超過95分,而這唯一的一支滿分Chablis就是Verget做的! 至於Wine Spectator,對於Verget的Chablis也相當捧場,以1996年份為例,它所評分的Verget所做的1996年份Chablis共有八款,八支酒的平均分數居然高達95分,真是嚇死人了(請注意:是八款酒平均的分數ㄡ)!! 而Verget一炮而紅之後,酒不但越來越貴,也越來越難買,尤其是他最貴的酒款Batard-Montrachet與Chevalier-Montrachet,即使在美國大型的勃根地葡萄酒專賣店裡也未必能找到。當晚喝的這瓶Verget 1992 Chevalier-Montrachet,乃是黃教授在美國的葡萄酒拍賣會中,花了美金一百四十元才標到的,又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它帶回台灣,如今承蒙他慷慨割愛共享,我才得以一親此酒的芳澤,感激涕零之心實在難以筆墨來形容;又聽說黃教授開的葡萄酒家教班教學水準超高,不但採取一對一傳道授業解惑,而且還供應義大利巴洛洛與紅利西餐,束修則是孝敬他一些西班牙火腿即可,看來非得找個機會拜他做師父不可,以後才能繼續喝到他的那些稀世珍釀!

據黃教授所說: 他幾年前就已喝過一次Verget 1992 Chevalier-Montrachet,當時的評語是極難喝,全部都是木桶味,開瓶後放了一天也不見改善;不過當晚此酒的表現相當傑出,剛倒入杯中就散發出大量濃郁的香草、奶油、蜂蜜等香氣,並有一些可愛迷人的糖果與白花香味,酒質豐滿複雜,香氣綿延不絕,入口仍充滿著新橡木桶的味道,但因各種果味與酸度都夠豐富,因此並不會感覺不均衡,反而讓整杯酒顯得紮實飽滿;在杯中過了一小時後,酒的香氣與口感仍然維持著精采的表現,只是更形開放,實在是一支令人激賞的頂級勃根地白酒! 不過我個人覺得這支酒做得比較像Batard-Montrachet,而不像一般的Chevalier-Montrachet,因為它實在有一點太強壯了,相對之下少了一點Chevalier-Montrachet慣有的細緻,我個人給它94分。

Wine Spectator從不曾評論過Verget的Chevalier-Montrachet,不過Parker的Wine Advocate給予此酒93分的好評,並早在1993年10月就斷言此酒是支大器晚成的佳釀,將在未來12-15年後大放異彩! 雖然我始終認為Wine Advocate對勃根地酒沒有什麼參考價值,不過就這支Verget 1992 Chevalier-Montrachet而言,Wine Advocate能在九年前此酒剛裝瓶且極難喝時,就準確預估到它今日的卓越表現,這也算是非常厲害的了! 我迄今還是認為Parker是一位不太懂勃根地酒的葡萄酒權威,但今後對於Pierre Rovani(Wine Advocate中負責替Parker寫勃根地酒評的助手),可能會另眼相看了。

至於另一支同年份的Domaine du Chateau de Beaune 1992 Chevalier-Montrachet,則在前一支Verget的光芒四射下,顯得失色不少;其實這支酒是Bouchard Pere & Fils旗下的精品,WS在1994年給予它94分與Highly Recommended的推薦,並且還在當年入選WS年度百大好酒的第40名(當年總共只有16支法國酒入選百大),較之於其他名家的Chevalier-Montrachet也絲毫不遜色;不過或許在年輕時它極為出眾,但耐久力顯然差了Verget一大截! 經過了這些年後,此酒雖仍帶有一些典型勃根地頂級白酒的奶油、香草等風味,但感覺有一點單薄,口感甜美,仍有些許木桶味,均衡度也不差,但缺乏層次感,複雜度也不夠,好喝有餘,但回味不足;此酒仍然有相當不錯的整體表現,但顯然與它八年前的輝煌紀錄有一點距離,我想可能是Bouchard Pere & Fils的酒在年輕時較擅勝場,但長期陳年之後就遠遠不是Verget的對手了。

喝完1992年份的二支Chevalier-Montrachet,我們接著比對品嚐另外二支1996年份的Chevalier-Montrachet。其中仍有一支是Bouchard Pere & Fils做的,但分數比1992年份的更高,價格也更貴;此酒WS給予96分的高分,一瓶在美國要賣到US$150,不過長榮在二年前大特價時,一瓶只賣NT$3300左右,可謂超級便宜,我雖然財力有限,當時仍忍痛買了一瓶,在酒櫃裡躺了二年後,今晚終於有機會帶來與眾人共享;此酒剛開始沒什麼味道,感覺相當封閉,不過在杯中30分鐘後就像春天的花朵般地盛開起來,奶油、香草、烤麵包、焦糖等香味雜沓而來,並隱然帶有一些迷人的花香,香氣並不像Verget那般大量充斥,比較含蓄,但非常細緻優雅;入口則是帶有柑桔、萊姆的風味,酒體中等濃郁,酸度高,但細緻可口,層次感與複雜度都十分迷人;我個人對此酒非常喜愛,雖然在上一支Verget 1992與下一支Domaine Leflaive 1996對比之下,這支Bouchard Pere & Fils 1996 Chevalier-Montrachet有如在二個壯漢夾擊下的清秀佳人(請勿胡亂聯想),但它的優雅細緻,以及那一絲神秘難以形容的迷人風味,實在令我對它難以忘懷。

另一瓶Domaine Leflaive 1996 Chevalier-Montrachet,則是當晚表現最為驚人的白酒;此酒是由陳律師所提供的,他是我們Montrachet Club的創會會長,我們聚會所喝過的Montrachet,有超過一半都是他贊助的,因此特地要在此感謝感謝。Domaine Leflaive的酒標圖案為二隻公雞,我們通常暱稱他的酒款為公雞酒,而這個公雞酒廠可不是泛泛之輩,若論及勃根地白酒做得最好的酒廠,Domaine Leflaive絕對是排在前幾名,而在”酒中的黃金--世界百大葡萄名酒”一書中,Leflaive以它的Puligny-Montrachet “Les Pucelles”這支一級葡萄園白酒入選百大,其知名度可見一斑。WS於1999年5月品嚐這支酒時給它90分,當時的紀錄價格是美金220元,經過二年的發展,此酒的市價已接近美金300元,而以當晚的品嚐結果而言,我個人覺得此酒的表現絕對已超過了90分很多。這支Domaine Leflaive 1996 Chevalier-Montrachet雖然也是桶味十足,但是滋味比Verget更加複雜,除了香草、奶油的風味以外,還散發出礦石、燻烤木頭、甚至有一些咖啡的香氣,香味不但濃郁、豐富而迷人,並且非常持久綿長;入口的第一個感覺就是甜美,果味多樣而飽滿,有許多類似白巧克力糖的回甘,酒體紮實,雖仍有許多新橡木桶的厚重口感,但不致令人感覺會有負擔,整體而言酒質仍顯得年輕,但已經展現出萬種風華。公雞酒廠果然不愧為勃根地白酒最好的酒廠之一,真的是名家一出手,便知有沒有,我想它唯一的缺點,應該就是價格實在太昂貴了!

行筆至此,先請大家擦拭一下嘴角的口水,下一回再為各位報告Chambertin紅酒的品嚐過程。

------- 待續 -------

創作者介紹

Thomas Wine 葡萄酒漫談

Thomas525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