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晚的Chambertin與Chambertin-Clos de Beze共有四瓶,其中有二瓶是屬於同一個Armand Rousseau酒廠、但不同年份的酒,說到這個Armand Rousseau酒廠,那可是大大的有名,在”酒中的黃金--世界百大葡萄名酒”一書中,Armand Rousseau的Chambertin-Clos de Beze入選為第54名,一般說到最頂尖的勃根地酒廠,首先都會想到DRC、Leroy,但若是只看Chambertin,那麼Armand Rousseau絕對是最優秀的酒廠;這次一起比對品嚐的是Armand Rousseau的1994 Chambertin-Clos de Beze與1995 Chambertin,年份雖然只差一年,但二者喝起來有極大的不同。

1994 Chambertin-Clos de Beze充滿著紅醋栗與紅櫻桃的風味,聞起來跟喝起來的感覺是一樣的,酒體中等濃郁,入口仍有一私單寧,但整體而言已臻成熟,果味與酸度尚稱均衡,不過酒質略顯單薄,雖然柔順可口,但稍嫌清淡了些,餘味也不夠複雜多層;此酒WS與WA都沒有評分,雖然以勃根地頂級紅酒的標準而言,它仍有一些值得挑剔的地方,但以1994這個勃根地紅酒普遍不好的年份而言,這支Chambertin-Clos de Beze能有如此的水準,已經算是十分經典之作了。我之前曾喝過DRC的1994 Romanee-Conti與1994 La Tache,在”酒中的黃金--世界百大葡萄名酒”一書中,上述二款酒分別名列世界最昂貴紅酒的第一名與第三名,但若以我個人的主觀喜好而言,這支1994 Chambertin-Clos de Beze就比前面那二支超級名酒都要好喝許多! 我二年前寫過一篇”DRC 1994品嚐報告”,有興趣的網友可至以下網址參閱 : http://mypaper1.ttimes.com.tw/user/ThomasChan/file_combine.php?File=220707_2001-04-13_00-15-14

而下一支1995 Chambertin,也是Armand Rousseau做的,但我個人就覺得酒質明顯比前一支要好很多;此酒WS給96分,是相當高的分數,WS在1995年份共評了500多支勃根地紅酒,只有9支超過95分,這支Armand Rousseau 1995 Chambertin就是其中之一,而且還得到Highly Recommended的推薦;至於令我刮目相看的Wine Advocate,也是給了它極高的93分;而另一位以評論勃根地酒聞名的葡萄酒大師Clive Coates,對此酒更是讚譽有加,他在2000年7月品嚐此酒時,給予它滿分的最高評價! 此酒能夠博得各方酒評專家一致的推崇,這在勃根地紅酒中是很不容易的。此酒在當晚也是表現得最精采的紅酒,一開始就散發出綿延不絕的果香,主要是紅漿果、煙燻、烤肉等風味,甜美的水果滋味非常迷人,酒體紮實,果味豐盈,單寧仍然強勁,但入口並無負擔,甜美好喝,令人陶醉;這支酒做得最出色的地方,乃是在於它複雜多樣的層次,各種滋味飽滿而悠長,真是令人回味再三,是我個人有史以來喝過最棒的一支Chambertin。

接著品嚐的Drouhin-Laroze 1996 Chambertin-Clos de Beze,也是一支相當有名的好酒,WS在1998年給予此酒93分的好評,也算是相當不錯的分數;此酒喝起來其實也並不差,帶有各種典型Chambertin-Clos de Beze應有的特質,酒體渾厚壯碩,充滿黑漿果、煙燻、烤肉等風味,不過細緻與複雜度較差,酒質略顯粗糙,尤其是在前一支酒光芒四射的對比之下,此酒喝起來就如同村姑遇到了貴婦! 事實上Drouhin-Laroze酒廠也名列在”酒中的黃金--世界百大葡萄名酒”一書中,只是他入選的酒款是Bonnes Mares而非Chambertin-Clos de Beze,而在過去十幾年來,Drouhin-Laroze的Chambertin-Clos de Beze始終比他的Bonnes Mares要貴一點,因此Drouhin-Laroze的Chambertin-Clos de Beze其實也非泛泛之輩,只是前一支Armand Rousseau 1995 Chambertin實在太精采了,使得緊接在後的這支名酒顯得黯淡無光。Drouhin-Laroze酒廠的頂級酒在台灣賣得都不貴,約五、六年前我曾買過他1987年份的Chambertin-Clos de Beze,一瓶約一千出頭,二年前中興百貨特價一批Drouhin-Laroze 1992 Chambertin-Clos de Beze,一瓶只賣八百左右,更是便宜得不像話;即使是現在,Drouhin-Laroze的Chambertin-Clos de Beze或Bonnes Mares,在台灣的價格仍十分合理,比起美國的零售價格要便宜許多,仍是值得購買的柏根地頂級酒。

接下來的最後一支紅酒,是由匆匆趕場而來的林醫師所提供的Faiveley 1985 Chambertin-Clos de Beze;這家酒廠旗下酒款眾多,佳釀如林,那位不太懂柏根地的葡萄酒大師Robert Parker就曾說過:“當今Burgundy中,品質可以凌駕Faiveley之上的酒廠,大概就只有DRC及Leroy吧”! 它的Corton頂級紅酒也入選在”酒中的黃金--世界百大葡萄名酒”一書之中,名列第57名;我曾喝過他許多年份的Chambertin-Clos de Beze、Charmes-Chambertin、Mazis-Chambertin、Corton、Clos de Vougeot等頂級酒,以及Nuits-St.-Georges的一些一級酒,在我個人的紀錄裡沒有一支酒是不滿意的,只有”很好”與”極好”的差異而已,因此我個人對Faiveley酒廠是非常的推崇;這支1985 Chambertin-Clos de Beze曾獲得WS給予96分的超高評價,在12年前一瓶就已經要賣美金100元以上,可說是相當地昂貴;不過當晚的表現卻沒有到達令人驚艷的程度,只是中上的水準而已;此酒顏色呈磚紅色,已出現老酒才有琥珀色酒緣,香氣不差,但沒有出現期望中的那股”神秘迷人的花果甜香”,口感也只是中上程度,整體而言雖然還算不錯,不過我個人認為以當晚的表現而言,絕對是沒有96分的水準。此酒十年前在台灣一瓶就要賣到NT$3000出頭,在當時可說是極其昂貴的一款酒,不過十年下來,品質似乎並沒有符合它價位的水準,有一點令人失望。

最後充當甜酒的是一支德國頂級冰酒--von Schubert 1998 Riesling Eiswein Maximin Grunhauser Herrenberg;此酒WS給92分,German Wine Guide給89分,在德國一瓶賣180馬克,在美國一瓶則要賣到US$174,算是一支相當昂貴的冰酒;不過喝起來只是中上水準,入口酸度極高,滋味仍算是豐富甜美,但以von Schubert這家名列全德國前五名的酒廠而言,做出如此爆發力不足的冰酒,實在令我難以置信;我多年前第一次喝到von Schubert的Kabinett,當時最深刻的印象就是”高貴優雅”四個字,後來陸續喝過它各個年份的一些Spatlese、Auslese,都深深地被它那清幽高雅的特質所吸引,然而這支冰酒喝起來,也不過就是Spatlese、Auslese的水準,實在令人費解。von Schubert於1999/2000/2001連續三年在German Wine Guide中都名列最頂級的酒廠之一,但在今年剛出爐的2002 German Wine Guide中,von Schubert已被降級到四串葡萄之列,看來這家曾是我最喜愛的老字號酒廠,可得再加把勁了。

喝完杯中最後的一滴冰酒,也結束了當晚Chevalier Montrachet與Chambertin之旅,眾人一致的結論都是白酒明顯好過紅酒,無論在複雜、變化、細緻等等各方面的表現,Chevalier Montrachet都領先Chambertin,不過拿白酒來跟紅酒比實在有點奇怪,因此也就當是隨口聊聊、僅供參考而已。還有一點值得一提的,那就是Joyce Café的肋眼牛排,實在非常令人好奇! 由於整桌只有黃叫獸一人點肋眼牛排,我的菲力與陸美眉的羊排都還不錯,但只見黃叫獸對著他那盤肋眼牛排吃得齜牙咧嘴,奮戰一小時只吃了不到二口,看來八成是奇難吃也無比,不過由於全桌只有他一人吃肋眼,侍者來收盤子時問他是不是有問題,他又微笑不語,因此到底是如何難吃,也只有待各位去Joyce Café吃過肋眼牛排的網友來函告知了。


--------- Chevalier Montrachet & Chambertin 全文完 --------

創作者介紹

Thomas Wine 葡萄酒漫談

Thomas525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