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99年底,我因緣際會認識了一個在香港的德國佬,閒聊間得知他做德國葡萄酒的貿易生意,主要的市場為香港與日本,代理的德國酒款除了量大價廉的一般酒之外,也不乏赫赫有名的名園,諸如von Schubert、Egon-Muller、J. J. Prum、Dr. Loosen等等頂級名廠;我還記得我看了他的報價單後,不由得眼睛為之一亮,von Schubert 1995 Riesling Auslese,一瓶報價才20馬克(當時還沒有歐元),約合台幣才NT$300元,其他的各家名廠酒款,不僅遠比台灣當地的價格低廉,甚至也比美國的零售價便宜一截,而且有許多酒款當時台灣都沒有進口。當場我極力推薦他應該進一些到台灣市場,而且我保證一定會盡力動員我認識的酒友們大力捧場,不料他聽完嘆了一口氣,黯然的說道: 德國葡萄酒在台灣沒市場!

原來他一年多前就已經做了嘗試,而結果則是慘不忍睹;話說1997年台灣葡萄酒市場突然一夕狂熱,不但各式葡萄酒進口量大增,葡萄酒專賣店也如雨後春筍般紛紛冒出,當時他先挑選了旗下便宜而易飲的Dr. Zenzen酒廠的一系列酒款,從Kabinett、Spatlese到Eiswein都有,找了一個他認識的台灣貿易商朋友幫他進口與推廣,也來加入台灣葡萄酒市場的競逐行列,主要的通路在於餐廳、百貨公司以及葡萄酒專賣店;不料賣了一年多,賣得奇慘無比,最後那家台灣貿易商已完全放棄,所有的酒都胡亂賣掉,還好當初進口量不多,但卻也小賠了一筆錢。說到此處,這位香港德國佬不勝唏噓的補上一句:

“賣的最慘的居然是Eiswein,根本賣不掉,我有約1500瓶Eiswein還放在桃園中正機場海關的進口保稅倉庫中,我的台灣貿易商朋友連提貨手續都不想去辦! 反正提出來也賣不掉,提貨還要交每瓶NT$45的葡萄酒稅,還要運費,乾脆就放在機場海關算了!”

看到我ㄧ臉半信半疑的表情,他說: “你若不信,我全部以成本價賣給你!”

我從香港回到台北後,就去找到了他的那位台灣貿易商,跟他拿了一瓶Eiswein,打算先試一下味道;原來這個酒全名為Dr. Zenzen 1996 Freinsheimer Rosenbuehl Huxelrebe – Eiswein,酒廠為Dr. Zenzen,Freinsheim是位於Phalz的一個不太有名的村莊,Rosenbuehl為葡萄園名稱,Huxelrebe則是葡萄品種;這款Eiswein每瓶都是375 ml半瓶裝,酒精度10.5 %,就Eiswein而言算是蠻高的。

第二天我剛好有一個品酒餐會,於是就帶去給眾酒友一起品嘗,結果大家的評價都還不差,我於是跟德國佬聯絡,打算買一些來喝,不過德國佬卻表明: 他已不想再碰台灣市場,要嘛就全部賣給我,要嘛就算了! 一次要買1500瓶同一款酒,對我個人而言是不可能的事,但以他的成本價才十幾塊德國馬克,加上報關的費用與葡萄酒稅,如果全部買下來一瓶還不到NT$300元,實在很便宜,我想了一想,決定上網號召網友統購,於是在當時的“超級玩家”葡萄酒留言版上發了一篇訊息:

“各位網友,小弟我近日因緣際會找到了一家德國酒經銷商,要出清一支德國冰酒,酒廠為Dr. Zenzen,酒名為1996 Freinsheimer Rosenbuehl, Huxelrebe – Eiswein, 375 ml, 10.5 % vol,報價每瓶為德國馬克13元,真是便宜極了(遠東百貨也有賣750ml,一瓶就要NT$1400左右);不過一次要買下60箱(一箱為24瓶375ml)。我昨天拿到一瓶樣品,晚上在一個餐會中品嚐,香氣與口感還不錯,充滿蜂蜜與葡萄柚的風味,我個人認為就德國冰酒而言屬中上水準;此酒為Huxelrebe葡萄品種,雖不如Riesling冰酒那麼複雜,但價位非常便宜,又是僅次於TBA等級的冰酒,實在划算極了。而且此酒小瓶裝比較實用,我也親自試喝過,品質沒問題,因此不買一些實在可惜;由於我個人只想買十箱左右,我希望能集合一些酒友一起來統購,否則一旦被其它酒商吃下,再賣出來就絕對不是這種價格了。有意加入統購行列者請留下想要的數量與聯絡方式。”

結果沒多久,幾乎所有的數量都被預定一空,我不得不趕緊上網發布額滿訊息,要求大家不要再來登記,連原本想留個十箱的我,最後都只分到十幾瓶而已;甚至我還拜託幾位比較熟的酒友,請他們不要買太多,甚至不要買,以免不夠分;我還記得當時適逢農曆年附近,為了搞定這一千多瓶酒,還真是弄得我有點手忙腳亂、焦頭爛額,諸如含不含稅的問題、公賣利益的問題、出關貨運費用的問題等等不一而足,最後從貨運手上拿到了酒後,才發現暫時存放這60箱酒還有場地的問題---結果是酒堆在我的停車位上,我的車去停馬路邊;最後更好笑的是,還有一箱酒拆開短少好幾瓶,據說是被海關A走了,不過最後終於把這一堆Eiswein分送到眾酒友手中,圓滿達成任務。對我而言,其間約一個半月的過程,真是酸甜苦辣不足為外人道也,有些酒是用寄的,有些酒是我自己送去的,有些是酒友跑來找我拿的;有人在竹科聚眾一次買了七箱,也有人靦腆的跑來跟我買二瓶….;其中大部分的酒友我之前都不認識也沒見過,卻有一位酒友跟我買了二箱,拿酒時另外送了我二瓶酒,我回到家後打開一看,其中一瓶居然是1992 Hill of Grace! (是不是很像神之雨下的劇情?)

最初幾年,我每隔一陣子就會開一瓶來喝,一直喝到只剩下二瓶時,我就沒有再喝了;我把它們放在我的酒窖中,打算陳年久一點再來看看有何不同,不料這一放,就放了好幾年。前一陣子整理酒窖,又開了一瓶來喝,顏色變得更深了,喝起來沒有變更好,但也沒有變差,不過風味已然不同;多年前主要是蜂蜜與葡萄柚的味道,隔了幾年卻變成以鳳梨與芒果為主的熱帶水果風味,聽起來似乎有些怪異;不過據喝了好幾箱的黃教授跟我說,當時他跟他的學生們幾乎天天喝,都認為此酒每一瓶喝起來都不一樣,而且是泡麵的最佳搭檔!

統購事件一年後我再去遠百愛買,他們原本有賣的大瓶裝Dr. Zenzen 1996 Eiswein已經統統不見了,不過我倒是在日本與香港的餐廳經常見到藍色瓶子的Dr. Zenzen的Kabinett與Spatlese,但從未再見到Eiswein;幾年來我涉獵的德國酒不計其數,幾乎已經喝遍了各種頂級的德國酒,但每每想到這瓶用Huxelrebe葡萄做的1996年份Eiswein,就想到那些過去的人與事,想到“超級玩家”葡萄酒留言版,想到已遁入空門的黃師傅,想到昔日的Thomas小弟節衣縮食存錢買酒的日子...;凝視著眼前的Dr. Zenzen 1996 Eiswein,我想它對我而言不僅僅是一瓶酒而已,Dr. Zenzen Eiswein回來了,但也永久的消失了!

創作者介紹

Thomas Wine 葡萄酒漫談

Thomas525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7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7)

發表留言
  • Wing
  • 真的是令人不勝唏噓
    無意間看到您的版
    真高興有您如此熱心跟人分享
    加油!
  • Arthur
  • 這種經驗,TDa 堪當史上第一人也,何時您也大發善心,自己進口他一批,小弟我一定共襄盛舉,買他個十箱八箱。我說真的,絕非戲言。
  • 阿奇
  • 時空環境已經跟以前不一樣,
    現在搞個網購,法律很快就找上門了。

    T大一個好故事,無價。
  • arthur
  • 是稅的問題嗎?可否請阿奇大說明一下有那些法律問題?
  • JWL
  • 嘿嘿 ! 邪惡想法醞釀中...

    不知T大,可否選定幾款紅酒作為團購目標 ..

    一來造福大眾

    二來促使在台紅酒商注意價格問題

    幸好T大不認識我 , 不然一定用空酒瓶砸我..

    順祝大家 日安 JWL
  • 阿奇
  • 現在賣酒好像是以91年起施行的菸酒稅法跟菸酒管理法二部法律在管,取消公賣利益,回復課徵貨物稅、關稅、營業稅。台北市賣酒好像是台北市財政局在管的。

    當然算不算是在「賣酒」那是怎麼解釋的問題了,如果真的進一批酒,大家能夠學著低調,安安靜靜的去T大家搬貨,當然萬事平安吉祥。可是在這個高調到不行的公開網路環境,不能夠強求每個人都能遵守大家的默契。
    最難的部分是,便宜又高品質的貨要去哪兒找?
    這又回到T大講過的,得到釣竿後怎麼練習釣魚的問題了...
  • Scar Chen
  • 想請教台長關於冰酒提關問題,不知道方不方便電話聯繫? 我現有6瓶 Baden冰酒跟6瓶 Baden白酒在信義路郵局,看著郵局的領貨通知單有點一頭霧水,想跟台長請教一下相關的流程與細節.謝謝.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